首页 >健康生活 >护理频道 >临床护理 >肿瘤科护理 > 癌症患者与疲劳

癌症患者与疲劳

更新时间:2024-05-26 17:51:21

随着癌症患者生存时间的延长及对其生存质量重要性认识的提高,减轻症状、保持及促进患者有利的机体功能正成为研究热点。控制症状,保持或恢复日常活动能力是生活质量的重要组成部分,亦有利于癌症的诊断与治疗。癌症诊断与治疗所带来的副作用令人苦恼且长期存在,如疲劳、疼痛、社会孤独感、人际关系障碍,以及对于复发及死亡的恐惧,常会继发引起焦虑、抑郁及睡眠障碍等反应。[1]一些研究表明,疲劳影响着约70%的化疗及放疗患者,它是癌症患者的一个主要症状,亦成为治疗的负担。[2]对于肢体健全的患者而言,疲劳是引起生活质量下降的重要因素。

1.疲劳的定义

疲劳是癌症患者的一个主要症状,但现时仍未有一个被广泛接受的定义。疲劳包括体力疲劳、精神疲劳及注意力难于集中,显示机体某一器官或者是整个机体功能下降。机体能量的耗竭、血液中代谢产物的聚积及机体内环境失调都能导致疲劳。

疲劳是人体适应内外环境改变的防御机制,是生理反应的一种。疲劳是一种主观感受,是指极度的、持续的疲惫及体力、脑力劳动能力的降低,且休息后不能缓解。引起疲劳的因素包括疾病本身、各种治疗带来的副作用、抑郁及其他生物、心理、社会因素。

2.测评疲劳的量表

近年来出现了许多综合性的疲劳自评量表。50年代,Pearson P及Byears G(美国)开发了Pearson-Byears疲劳检查量表,用以评价飞行员的疲劳程度。1971年,Mcnair DM 及Lorr M制定了PO MS疲劳量表。1982年,Rhoten开发了Rhoten疲劳量表,它是一种视觉模拟量表,为10分计量表,易于执行,但缺乏可信度及真实度的数据资料,然而它已在许多疲劳研究中得到应用。近年来,一些量表已被用于疲劳的评价,包括:PFS-76,FAI,MFI-20,MFSI-83及FSI-13。[3-5]所有这些方法都有较好的可信度及真实度,但有些方法由于调查内容太长以致病重患者不能完成;有些则用英语表达,导致翻译上产生困难。1998年美国Andorson癌症中心疼痛研究小组研制出简短疲劳评估表(The Brief Fatigue Inventory)简称BFI。BFI是在简短疼痛评估表(BPI)的基础发展研制的。BFI是一个可靠的量表,可迅速地对癌症患者的疲劳进行评价,也可发现极度疲劳的患者。量表属自评量表,指标评价采用10分制数字描述,0表示没有,10表示极度。指标包括现在疲劳程度,过去24小时疲劳程度,过去24小时疲劳对身体活动情绪、行动、工作、与他人的关系、生活乐趣的影响。[6]

3.与疲劳有关的因素

疲劳是许多疾病的共同症状,同时也与其他方面有关。有研究表明,性别、教育、职业、家居、成就及抑郁状态都可能与疲劳有关。癌症患者的疲劳由多因素决定,包括身体上的及心理上的因素,亦会受到社会及现实因素的影响,例如是否感到社会的支持,是否感到生活的意义及目的。到目前为止,有学者对疲劳程度与更易于评价的机体因素的联系做了大量研究。[7]与疲劳有关的机体因素包括:恶液质、体重下降、肌肉异常、内分泌失调。在正在发展的心理神经免疫学领域,相关的研究正集中在对细胞因子的合成自然杀伤细胞的活动及T-淋巴细胞的功能等方面,这些亦与疲劳有关。[8-9]

近来,一些研究表明疲劳与激素的变化有关。1996年,Odaginl Y及其同事研究了机体在超负荷赛跑后精疲力竭时,垂体-肾上腺及交感神经激素的变化,发现与体力充沛组相比,血浆中β-内啡肽及去甲肾上腺浓度有显著降低(P分别为0.03,0.05),而促肾上腺皮质激素(ACTH)也相对降低(P=0.08)。于是他们得出结论:在超负荷赛跑后,精疲力竭的运动员体内垂体及交感神经激素的反应性降低。[10]1998年,Conli F及其同事测量了慢性疲劳综合征(CFS)患者外周血单核细胞(PBMC)中β-内啡肽的浓度,发现其水平较低。这表明CFS患者的疲劳及虚弱可能与中枢神经系统中β-内啡肽的浓度的降低有关。[11]

4.缓解疲劳的方法

已有许多不同的治疗疲劳的方法被介绍,如皮质类固醇甾体类、前列腺素甾体类心理刺激等,但都没有显著疗效。有研究表明,对于癌症及对其治疗所引起的疲劳,运动是一种可行且有益的方法。Mock及其同事报道了运动对手术后放疗的早期乳癌(I或Ⅱ期)患者的疗效,结果显示相对于接受一般疗法的患者(n=24),运动(5次/周,每次30min轻快的散步)患者(n=22)的疲劳有显著降低。这一结果表明,运动也许会对早期乳癌的患者有益。[12]1998年,据Dimeo FC及其同事报道,有氧运动(每日间断骑自行车30min)可减轻化疗患者的疲劳及心理刺激。[2]

有氧运动是身体耐力运动,机体以有氧代谢保持功能,包括步行、跳跃、上下楼梯、骑自行车及室内骑自行车。有学者报道,有氧运动刺激垂体腺分泌β-内啡肽,β-内啡肽不仅能提高机体中枢神经系统的反应能力,而且能提高机体对强刺激的耐受力;同时有研究表明,β-内啡肽是最好的生理镇静剂。有学者认为,运动时机体神经系统产生微电刺激,这种刺激能缓解肌肉紧张和精神抑郁,而且能使大脑皮层放松,减轻心理紧张。另外,运动时机体新陈代谢增加,帮助清除堆积的肾上腺素和新陈代谢废物,而且帮助贮存在肝脏和脾脏中的血液进入血液循环,结果使重要器官(如大脑及心脏)的血液增加,营养供应充足,器官的功能提高。[12]所以,以上研究清楚地表明有氧运动对疲劳及心理紧张有积极的影响。

在中国,医生和护士对癌症的疲劳尚未给予足够的注意和认识。已有的资料中,还没有发展适合中国癌症患者的疲劳自评量表,至今国内还未对癌症患者的疲劳进行系统的研究。通常癌症患者被告知疲劳是癌症及其治疗所不能避免的,患者需要忍受痛苦。事实上,疲劳是能够缓解的。关于药物治疗的效果还未被明确证实,但是机体运动已被证明对疲劳有积极效果。

据报道,接受化疗的患者有75%~96%会产生疲劳,它对患者生命质量的影响可与疼痛相比。40%~90%的癌症患者认为疲劳是治疗引起的一个重要副反应。[13]对许多患者而言,这是一种慢性能量耗竭的痛苦状态,它导致机体功能下降,降低患者的自我评价。作为一种复杂的和慢性的症状,它亦对病重患者叙述的真实性产生疑问,尤其在其治疗后及康复阶段。近年来有资料显示如果对患者关心入微、做好临床工作,许多患者的癌痛可以得到控制。

对于一般情况良好的患者,运动将会有很多益处,包括减轻疲劳。药物治疗疲劳的效果并不明确。一些机制可能可以解释这些结果,人们已观察到体力活动对心理疲劳有效,特别是焦虑和抑郁,以及患有慢性病的患者,例如肾功能不全,缺血性心脏病等。体力活动可提高患者自控、自立及自我评价,这会增强他们的自信心,可使他们具备更好的社会活动能力,减少焦虑及恐惧。[13]

参考文献

1 Mock V, Dow KH, Meares CT, et al. Effects of exercise on fatigue, physical functioning, and emotional distress during radiation therapy for breast Cancer. Oncol Nurs Forum,1997,24(6):991-1000.

2 Dimeo FC, Stieglitz RD, Norelli FU, et al. Effects of physical activity on the fatigue and psychologic status of Cancer patients during chemotherapy. Cancer, 1999,85(10):2273-2277.

3 Winstead FP. Psychometric assessment of four fatigue scales with a sample of rural cancer patients. Jnurs Meas,1998, 6(2): 111-122.

4 Schneider RA. Reliabitity and ralidity of the multi-dimensional fatigue in rentory (MFI-20) and the rhoten fatigue scale among rural cancer outpatients. Cance Nurs, 1998, 21(5): 370-373.

5 Schwartz AL. Cancer fatigue scale: testing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. Oncol Nurs Forum, 1998, 25(4): 711-717.

6 Mendoza TR,Wang XS,Cleeland CS et al. The rapid assessment of fatigue severity in cancer patients:use of the Brief Fatigue Inventory. Cancer,1999,85(5):1186-1196

7 Akechi T, Kugaya A, Okamura H, et al. Fatigue and its associated factors in ambulatory cancer patients: a preliminary study. Jpain Symptom Manage, 1999, 17(1): 42-48.

8 Glaser R, Kieloolt JK. Stress-associated immune moducation: relevance to riral infections and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. Am J Med,1998,105(3A): 35S-42S

9 Whiteside TL, Friberg D, Natural killer cells and natural killer cell activity in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. Am J Med, 1998, 105(3A): 27S-34S

10 Odagiri Y, Shimomitsu T, Iwane H, et al. Relationships between exhaustive mood state and changes in stress hormones following an ultraendurance race. Int J Sports Med, 1996, 17(5): 325-331

11 Conti F, Pittoni V, Sacerdote P,et al. Decreased immunoreactive bete-endophin in mononuclear leacocytes from patients with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, Clin Exp Rheumatol, 1998, 16(6): 729-732.

12 Mock V. Breast cancer and fatigue: issues for the workplace. AAOHNJ, 1998,46(9): 425-431.

13 Schwartz AL. Patterns of exercise and fatigue in physically active cancer survivors. Oncol Nurs Forum,1998,25(3):485-491

本文由感康体检网编辑发表。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

最新更新

最新肿瘤科护理

快速预约
友情链接